周大觀生平介紹:
  • 民國七十六年生於屏東東港

  • 五歲時,四書五經詩詞已能朗朗上口

  • 入小學時,養成寫日記習慣

  • 台北縣大豐國小第一屆管弦樂團第一提琴手。

  • 九歲到美國、中南美洲旅行

  • 回國後得惡性橫紋肌癌。

  • 得了癌症後共二次開刀、十二次化學治療、三十次鈷六十照射治療及截肢手術

  • 台大要召開醫療評估會議大觀堅持參加。

  • 會議結束後大觀在日記上寫著「醫師是法官,宣判了無期徒刑,但是我是病人不是犯人,我要勇敢的走出去;醫師是法官,宣判了死刑,但是我是病人不是犯人,我要勇敢的活下去;我要與癌症惡魔爭健康,向上帝要公平,我才只有十歲,我不只有十歲,我還有好多個十歲。

  • 十歲時離開人間。

  • 著有:【我還有一隻腳】【大觀--一位癌症小孩的心聲

  • 因著周大觀生前冷靜地和疾病搏鬥、他熱愛生命、熱愛別人、熱愛地球的小故事和過程,都寫了出來,不但動人心弦,也充滿了啟示性。父母和一些朋友成立了周大觀文教基金會

生命的戰士 摘自http://over.tngs.tn.edu.tw/forums/92-over/92a-over-0113.htm
台北區。市立萬芳高中。高二。林秀娟
書名: 我還有一隻腳
作者: 周大觀
出版: 國語日報 1997
一●相關書訊
周大觀─一個面對死亡依舊勇往直前毫不畏懼的「小巨人」。縱使他的生命只有短短十年,他依舊勇敢向前。這本詩集是他在住入臺大醫院後所寫的生活札記,內容不外乎是身邊的週遭事物,以及他對生命的堅持。然而就算他處於一個生老病死加速循環的世界,他仍然不放棄希望。而這本出版物──《我還有一隻腳》,所義賣所得也將成立「周大觀關懷生命基金會」,就算現在周大觀已經不在世上了,但是他的愛心以及他的大愛大願將隨著這個基金會永不抹滅。
二●內容摘錄:下列文字摘自《我還有一隻腳》
01. 今天,只有一場戰爭,叫癌症戰爭。向前,向後,向左,向右,癌症,癌症,都是癌症。請不要核武,請不要飛彈,請不要戰機,請不要軍艦,只要更多的科學家,只要更多臨床專業醫師,只要更多宗教愛心人士,只要有更多堅強勇敢的癌症病人。明天,戰爭結束了,世界就會得到和平。(p.56-57)
02. 納粹毫不留情地剝奪了安妮對許多生活瑣事作決定,作選擇的自由。但即便在她死於勃根貝爾森前的數月,她仍沒放棄過對生命的熱愛,及因這份熱愛所生的希望,和堅強的求生意志。在重重迫害下,她為自己的生命,開創了一方空間,為自己設定目標,並竭力付諸實現。她的奮鬥,開始得比一般年輕人早得多。(p.299)
三●我的觀點
周大觀雖然在這世界上只活了短短的十年,但是他卻憑著自己的意志力努力向前,絲毫不向命運低頭。像是在《活下去》這首詩中所描寫的「醫師是法官,宣判了無期徒刑,但是我是病人不是犯人,我要勇敢的走出去。醫師是法官,宣判了死刑,但是我是病人不是犯人,我要勇敢的活下去。」,就算醫師已經判了他無期徒刑、死刑,他依舊不認輸,依然要勇敢的活下去。醫生的話也許現實殘酷,但是那也是最真切的事實。也許死亡是人生必經的路途,但是對於周大觀來說,十年的期限真的是短了點,不過這一路他靠著自己以及親友、醫生們的幫忙,甚至曾經一度讓腫瘤萎縮了三分之二。也許那並不代表他的癌症可以治癒,但是卻是他的意志力加上親友以及醫生們愛的力量的表現。

「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,爸媽第一次扶我進入開刀房;焦慮弟弟是鄰居,平靜妹妹也是鄰居,我選擇了平靜妹妹。八十五年六月六日,爸媽第二次抱我進入開刀房;害怕阿姨是鄰居,堅定叔叔也是鄰居,我選擇了堅定叔叔。八十六年一月二十五日,爸媽第三次背我進入開刀房;死亡先生是鄰居,生存小姐也是鄰居,我選擇了生存小姐。」在《鄰居》這首詩當中,他表達了他面對手術的平靜、堅定以及對生存的渴望,但是在第一次時他爸媽扶他進入開刀房,到第二次抱他進入開刀房,而第三次卻得背他進入開刀房,我們可以看到事實上他的身體可以說是愈來愈差,不過他卻無懼無畏,懂得面對自己的疾病,而不是哭鬧的來逃避事實。他的身體或許只有十歲,但是他的心智也許已經超過該年齡應有的沉著、穩重。

「貝多芬雙耳失聰,鄭龍水雙眼失明,我還有一隻腳,我要站在地球上。海倫凱勒雙眼失明,鄭豐喜雙腳畸形,我還有一隻腳,我要走遍美麗的世界。」(摘自《我還有一隻腳》),這首詩或許沒有意象語,也許沒有完美的修辭,也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,但是卻能夠讓我們感受到他生存的慾望以及對自己的期許。沒錯,他真的只剩下一隻腳,但是換個方向想,他還有一隻腳。或許他真的很可憐,但是他卻一點都不可憐自己,相反的,他卻因為自己還有一隻腳而感到欣慰。貝多芬雙耳失聰、鄭龍水雙眼失明、海倫凱勒雙眼失明、鄭豐喜雙腳畸形,他們失去的是,雙耳──無法聽到這世界上美妙的聲音、雙眼──無法看到這世界上美好的事物、雙腳──無法靠自己行走〈又不是猴子用手走路〉。因此相較之下,周大觀也許真的很幸運,因為他還有一隻腳,他仍舊看得到這世間的美好,他也可以聽到美妙的音樂,他更可以靠著自己的一隻腳以及毅力踏遍這全世界,相較之下,也許他真的可以說是非常幸運了。如果現在躺在病床上的是個大人,也許還會自怨自哀,但是周大觀只是個小孩子、十歲的小孩子,他卻能如此平靜的面對這一切,真的很厲害,可以很達觀的面對自己身體的殘缺。

周大觀是個懂事的孩子,但也許就是如此,更人讓人面對他的懂事而感到難過。如果他還是個天天把煩惱憂愁放到一邊的孩子,每天只懂得玩遊戲、吃糖果(好像太小孩子了),也許我們還能夠讓他開心的走完最後的時光。但是也就是他太懂事了,讓大家都更加捨不得他。讓他獨自一人堅強,為了不讓父母、朋友難過而堅強、為了不讓周遭關心他的人擔心而更堅強。面對一個這麼懂得為別人著想的孩子,也許我們更應該想想自己在面對家人、朋友時是多麼差勁。

一個人的生命是否存在不是看他是否依舊擁有心跳,呼吸,而是看他對生命的執著與堅持的。一個人假使對生命毫無希望,過的有如行尸走肉般,那麼他根本不算活著,他只是個空擁有人軀殼的屍體罷了。而周大觀卻是相反的,雖然他現在已經病逝離開人間了,但是他對生命的執著與堅持以及他面對死亡的勇氣,將會永遠隨著他的詩作留下來。也許他的詩真的比不上什麼擁有高等文學素養的人所創作出來的詩,但是那是他最真實的心情,也是他勇氣的象徵。
四●討論議題
周大觀是個幸運的孩子,雖然他得到了癌症,可是他有愛他的家人,有來自各界的關心,如果今天他的爸媽只是個普通人,他也只是個普通的孩子,得到癌症的話,還有人會去關心他嗎?一般家庭根本付不出那樣多的時間跟金錢去照顧一個孩子,就算有再多的愛心,沒有金錢方面的援助,也是沒有用的,不是嗎?